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散文随笔 > 变色的季节

变色的季节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网友推荐 时间: 2015-06-21 12:27 阅读:
  站在古老的洮儿河对岸,心的夜色里没有月光,风依旧在拂尘沙而吹响千年古笛。洮儿河水的思念,就此繾绻成结,延伸在风里零碎的思绪。注定每年的此刻,注定有古老的伤痛,轻轻覆盖岁月的辙迹。

  初春,飘叶萧萧,月圆十五,夜色滢滢,月牙又圆;狂沙、人思、梦冷。初春的四月,飘逸着梦的风沙,在人生的孤旅中,构画出一幅凄美的画卷,苏武牧羊!

  站在月圆的夜色下独酌,一段人生往事,一缕情丝,缠缠如春雨,跌落在我思绪的心河。十五的圆月冰冷如寒,照亮着多少家滢滢星火,独坐书房的诗人,在这个特别的夜里,不经意开启思念里深碎的心儿;不经意启动尘封千年的情感伤痕。

  濛濛渺渺间,飘落了四月里不归的彩云梦。

  站在风沙世间的凄迷中,人生情丝里,皓如云烟的归乡航道,撤满了飘叶与狂沙。忧郁的春雨锁住了心梦的航船,让多情的洮儿河水,在风沙与寒冷里干涸,十五的月又圆了。孤寂的苍狼,徘徊于古老的洮儿河畔,冰清的洮儿河水,却绝尘于苍穹。从此,飘叶无语,春风无泪,痴情的大地,在四月春雨里霍然封冻成一片多情的僵土,披澈在虚伪的红尘。

  月夜、星空、眸与想、回忆与往事,孤寂着人生的驿站,再也倾听不到风铃的思念。

  四月,风沙骤起,横扫八百里大沁塔垃荒芜的黑土地。红尘,人们带上了虚伪无情的面具,为己之私而疲于奔命,何乎哀唉!

  千年的风沙依旧掠过古老的洮儿河,依旧雄劲傲笑人世间,持杯敬酒的诗人,却远游梦之它乡,为了一片纯真的梦,找寻着千年的古风雅韵………

  作者:飞翔的鹰耿彪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